与时间的战争

自打我开始写作后,我就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,我给自己的基本要求是,早上尽量在七点之前起床,晚上睡觉时间尽量不在十点半之后。但由于这些年的工作影响加上习惯的问题,早睡就变成了一种奢望。有时让我感觉很可气的是,明明没了什么事情,却硬是拖着疲惫的双眼,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。 不过有一个现实,却让这一切看起来也并没那么糟糕——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体越来越难撑得住夜晚时间的消耗——这让我想到那句很有名的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不浪费,是从小受到的教育

小时候,我家挺穷的,但也并非揭不开锅,家里也有好几亩地,若大自然眷顾,每年靠着这些收成,也足以让我家每天都吃顿饱饭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我就可以随便地想吃就吃,不想吃就扔掉,因为在那时,粮食不仅是简单地解决温饱,还是收入的重要来源。于是从小,爸妈就教育我和我姐,不要浪费每一粒粮食。 上学的时候,学了一首诗,是出自唐朝的宰相兼诗人李绅的《悯农》,这首诗大家一定都会背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夏天

夏天来了。 我现在觉得,最苦的不是我们人类,而是在我面前的、没日没夜转动的风扇。自从广州温度超过30摄氏度后,我的风扇在休息了三个季度后,就开始了它这一年的工作,如果换做是人类,一定受不了这种超负荷的工作——一天24小时基本不间断。 我其实很怕热,我生来便是在三伏天,只要稍微有一点热,我就会出汗,尤其在夏天,即便只是待在房间里不动,也会感觉到很热,风扇甚至空调就必须时刻开着。而我自己的身体,就好像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游戏与电影

烂片! 这是大多数人对《真·三国无双》这部电影的评价,在豆瓣上评分只有4.1分,但这个分数倒还不算是最低的。 我大概分析了一下,之所以这部电影的评价那么低,有以下几个原因: 第一、阵容豪华,期待过高。古天乐的吕布、王凯的曹操、杨佑宁的刘备、韩庚的关羽、古力娜扎的貂蝉,还有刘嘉玲客串的铸剑堡堡主,阵容可谓豪华,影迷们自然期待有很好的表现。而且演绎的是很多人喜欢的三国题材,期待值又更增添了不少。但有时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停下来看看风景

月初的时候,去杭州参加朋友大力的婚礼,大力给了我地址后,我就已经决定了自己走过去。他家是在杭州富阳的农村地区,这意思就是,很可能做不到直达他家里的公交车,果不其然,他们那里虽然也有公交站,只不过下午四点就应该是末班车了,而我到那里已经是五点左右了。 但对我来说,这都不是事,平时我也没什么多特别的爱好,但就挺喜欢走的。上学的时候,就和发小一起从家里走到五公里外的县城;高考后第一次打暑假工,在合肥打车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谈谈文章的排版

排版,是一门学问,也是一门艺术,同样的内容下,优秀的排版能让读者有更好地阅读体验,尤其对于现在越来越挑剔的我们来说,关注一个人,不止会因为他的文章,还会因为他的排版。 我曾见过写作大咖和菜头,曾因为文章的排版,被人嘲笑,但和菜头这个人,如果对他有了解,对于这类嘲笑的人,他会用极其激烈的言语回怼过去,让对方无话可说。 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:排版,真的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吗? 先说我的看法,我并不认为排版是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谈高产

最近我又发了疯似的,一天天的写了很多内容,运营着三个公众号,一个是闲聊、一个是文案、一个是诗歌,还有一个读书的我还在想着该怎样去做。我也把这些内容分享在我的朋友圈里,也引来了一些人的评论,从中我发现了一句很贴切的评论:高产如母猪。(该评论来自好友江少) 这让我联想到最近和球友的一个讨论。在过去一些比较重男轻女的家庭(包括现在也会存在),会总想着要生一个儿子,甚至好几个儿子,命好的,一次双胞胎儿子解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幸福的烦恼

今年年初的时候,我就想着要给自己买一双新的篮球鞋。我现在穿的篮球鞋,已经陪我度过三四个年头了,春夏秋冬,只要去打篮球就会穿上它。而过年回家的时候,它也会成为我的保暖战靴,也算是物尽其用了。 但毕竟它只是一双鞋子,即便不穿放起来收藏,也会因为氧化的原因而坏掉,更何况它也跟随我走过了很多地方,破损在所难免。这双篮球鞋也基本到了光荣退休的时间了。 于是我就开始在网上搜索着,期待能买到一双自己喜欢的篮球鞋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