架高电脑

最近在网上弄了个支架,把我的笔记本架高了许多,现在我直直地坐在板凳上,电脑屏幕也能与我的视线刚好相平。这样的改变,也带来了一些好处,比如过去坐在电脑前,因为电脑屏幕相较于视线矮了不少,一旦坐久了,就会很自然地弯着腰驮着背,而且我也会很习惯性地趴向电脑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虽然弯腰驼背会让我感到一时的舒服,但时间久了,再站起来就会感到身体非常僵硬和酸痛,而且也会渐渐影响视力。但现在因为架高了电脑,我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调整状态的经验

不知从什么开始,我在调整状态方面有了些许经验,每当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,我也能迅速做出相关的调整,也许是因为自己也经历了不少,慢慢觉得很多事都不再是事。 前几天还和朋友聊过关于抑郁的事,可能很多人会不解:为什么有些人会变得抑郁?其实,这个问题不难回答,就像我那朋友所说:“只要有人爱,我就不会厌世。”这里的“有人爱”,我们可以理解为两层——别人爱自己和自己爱别人。在现实生活中,只要具备其中一层的爱,我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当我在跑步时

一个很有趣的事,一直不喜欢跑步的我,最近也享受其中。 仿佛从还小的时候,我对跑步都不怎么有兴趣。小的时候,和别人追逐打闹,如果只是短时间的,我还能追过别人,一旦时间长了,我的体力就会严重透支。我记得有一次和同学一起骑自行车去县城,因为人多而自行车少,我们就两人一辆,一人驾驶一人乘坐,等驾驶的人累了再换过来。别人载着我还好,我很享受,但当我载着别人的时候,没一会儿,我就没了体力,甚至我开始两眼发晕,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你送我的花 开了

你送我的花 开了
我没有将它放在 桌子上显眼的位置
也没有将它放在 床头
因为它根本不存在 现实中
它只是安静地生长在 我的心里

机械键盘的快感

从我拥有电脑以来,我经历过两台电脑。第一台是我上大学时,我姐将她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了我,我一直使用了四五年,电脑的质量算是很不错的,尤其在想到被我折腾了好几年,还要满足我的一切工作娱乐的需求,那台电脑也算是我的启蒙,它让我拥有了更多计算机以及其他方面的能力。第二台就是现在使用的笔记本,是我在深圳上班时买的,使用也有近三年了,买回来后也会经常有一些不大不小的问题,但总算没有耽搁我太多工作。 但笔记本电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接种疫苗

上周,看到小区再次宣传“疫苗接种千人团”,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,并在周末下午成功接种。 其实早在过年来到广州后,社区就一直在宣传着疫苗接种,但一开始还是有所顾忌的。因为我本人对虾蟹过敏,在一开始的宣传中,有类似过敏源的人,接种疫苗是特别需要注意的。由于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成功接种,再加上自己今年来的琐事较多,这事就耽搁了下来。 也就是最近,我才确定我对虾蟹过敏这种情况并不会影响疫苗接种,就自然响应国家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与时间的战争

自打我开始写作后,我就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,我给自己的基本要求是,早上尽量在七点之前起床,晚上睡觉时间尽量不在十点半之后。但由于这些年的工作影响加上习惯的问题,早睡就变成了一种奢望。有时让我感觉很可气的是,明明没了什么事情,却硬是拖着疲惫的双眼,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。 不过有一个现实,却让这一切看起来也并没那么糟糕——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体越来越难撑得住夜晚时间的消耗——这让我想到那句很有名的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不浪费,是从小受到的教育

小时候,我家挺穷的,但也并非揭不开锅,家里也有好几亩地,若大自然眷顾,每年靠着这些收成,也足以让我家每天都吃顿饱饭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我就可以随便地想吃就吃,不想吃就扔掉,因为在那时,粮食不仅是简单地解决温饱,还是收入的重要来源。于是从小,爸妈就教育我和我姐,不要浪费每一粒粮食。 上学的时候,学了一首诗,是出自唐朝的宰相兼诗人李绅的《悯农》,这首诗大家一定都会背: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。谁知盘中餐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

夏天

夏天来了。 我现在觉得,最苦的不是我们人类,而是在我面前的、没日没夜转动的风扇。自从广州温度超过30摄氏度后,我的风扇在休息了三个季度后,就开始了它这一年的工作,如果换做是人类,一定受不了这种超负荷的工作——一天24小时基本不间断。 我其实很怕热,我生来便是在三伏天,只要稍微有一点热,我就会出汗,尤其在夏天,即便只是待在房间里不动,也会感觉到很热,风扇甚至空调就必须时刻开着。而我自己的身体,就好像 [……]

继续阅读»»»